[欢乐颂][谭赵]The fragments of life

假定这是一个没有性向歧视的世界


赵启平快步跑到谭宗明身边,带着头上细密汗珠和两条脏兮兮的裤腿,长舒了一口气。
120闪着红灯风驰电掣的开走了,谭宗明掏出纸巾给身边人擦汗,不远处围观路人的手机传来快门声。
“待会你就能上微博,帅气医生当街施救什么的。”赵启平从他男朋友手中接过纸团扔进垃圾桶,“夸我帅就行,别的都是浮云。”
谭宗明揉揉他头发。
“走吧,回家。”

今天过得其实并没有很轻松,连着两台双侧膝关节置换术加上病程记录手术报告,赵启平体内的发条走得飞快,频率稳定一丝不乱。谭宗明来接他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人对着电脑正敲下最后一个字。
“时间刚刚好。”赵启平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向谭宗明。
“生煎?”
“嗯。”谭宗明把手里的纸包递过去,站在赵启平身后给他按肩膀。
这个点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整个科室空无一人,赵启平优哉游哉吃着生煎,腮帮子鼓鼓囊囊。
“晚上吃什么?”
谭宗明一直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一边吃东西还能一边发音如此清晰。
“开背虾怎么样?崔姨给你炖了牛肉。”
赵启平欢呼一声,谭宗明低头亲了他一口。

他们在一起之后谭宗明在医院附近买了个跃层,赵启平嘴上佯骂了两句死有钱人之后兴高采烈的搬了进来,然后把日子过得没羞没臊。
从医院到家步行不过七八分钟,两人走得不疾不徐。他们平常的工作时间并不统一,赵启平交接班的时候谭宗明刚刚开始吃早饭,而谭宗明离开公司之后还能先回趟家,再闲庭阔步的去接他。
赵启平并不是每天都能准时下班,更何况时不时还要值夜班。所幸今天只晚了十多分钟,完全在正常范围内。赵启平把左手伸进谭宗明外套口袋里,说这个礼拜运气不错,都是green day。
谭宗明第一次听到这两个单词的时候还以为赵启平说的是那支美国乐队。赵启平跟他解释greenday是科里几个小护士的创意,意思是这一天没有任何意外或者事故,风平浪静。除此之外还有重症患者的red day和出现死亡病例的black day。
天天都是green day是个极大的奢望,他们只能竭尽全力。

家里帮忙做饭的阿姨是个极热情爽朗的东北人,烹饪方面几乎无所不能,一道简单的芹菜丝土豆丝炒肉吃得赵启平热泪盈眶,从此拒绝一切外卖食物抱住大厨大腿誓不撒手。
崔姨给他们开门后一眼就看见了赵启平那条在地上跪过的长裤,忙不迭的让他去洗澡换衣服,赵启平磨磨蹭蹭先往厨房走,抓了双筷子去捞锅里的牛肉。谭宗明早就见怪不怪,径直去房间拿了居家衣裤,然后把人和衣服一块儿丢进浴室。
赵启平这个澡洗得很快,崔姨刚把老鸭冬瓜汤放上桌他就顶着一头湿发在餐桌前正襟危坐,表情无比虔诚。
谭宗明轻敲他头:“口水收收。”
赵启平瞪他一眼,拿过碗给崔姨盛汤。

吃过饭崔姨向他们告别,赵启平照例送她下楼。楼下已经站了一个男子,牵着一个双马尾小姑娘。
小姑娘一见到赵启平就朝他冲过来要抱抱,三岁多的孩子嗓音里全是奶味儿,甜糯糯的叫他赵哥哥。
赵启平把小姑娘抱起来举高高,咯咯笑的清亮童音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能轻而易举的进入灵魂深处,有抚慰人心的效果。崔姨和她儿子站在一边对他们报以微笑,看着小女孩在赵启平脸上留下一个个口水印,然后抱着这个好看的大哥哥脖子不撒手。
谭宗明为此吃过醋,崔姨的孙女不吃他这一款长相,任他怎么哄外加糖果攻势都没能换来一个主动的拥抱。赵启平却只要站那不动,连手指头都不用勾,那个大眼睛卷翘睫毛的小天使就能直接扑进他怀里。
赵启平抱着小小的温热身体朝谭宗明挤眉弄眼,小孩子是最诚实不会撒谎的,她说谁好看就谁好看。
是是是你最好看。

一大一小在花园里疯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崔姨母子两个都绕着小区散完了一圈步,女孩父亲拍拍手:“妍妍回家啦,跟哥哥说再见。”
小女孩乖巧的从赵启平怀里溜下来,轻轻摇晃他的手。赵启平顺势在她面前蹲下,得到一句甜若蜜糖的晚安语。
“睡觉前要记得好好刷牙哦。”赵启平揉揉她脑袋,“不然谭叔叔的巧克力就吃不到了。”
“每天爸爸妈妈都会帮我刷,我也有自己刷。”妍妍骄傲地朝他龇出一口小白牙,“我的牙齿很健康,体检的时候医生都表扬我的。”
赵启平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把小姑娘交到她父亲手上,和他们挥手作别。
回到家时谭宗明窝在沙发里看财经新闻,赵启平对这些数字从来没有兴趣,一转身直接倒在谭宗明腿上,从茶几下捞出一本国际骨科杂志。
谭宗明闲来无事的时候翻过赵启平的杂志,没想到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金融大鳄在看了几张术中图片之后便败下阵来,连着几天都不太想沾荤腥。偏偏那阵子医院全是大手术,赵启平根本就是脚不沾地,回家也是匆匆忙忙,洗完澡倒头就睡,完全没注意到男朋友有什么异常,到最后还是因为饭桌上没有肉才发现不对劲。
知道原因之后赵启平捂着肚子笑得惊天动地,随后更是恶劣的找来各种类型手术的图片塞到谭宗明眼睛下面,从脑外科的开颅到颌面外科的掀脸皮,还振振有词说要提高谭宗明对血腥场面的耐受度。
谭宗明当场武力镇压,用掉两个套和一瓶润滑剂,报废内裤和床单各一条。
血腥恐惧症不药而愈。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赵启平从裤兜里掏出不停震动的小方块,手指滑动接听。
五秒钟之后他翻身站起,快步走进卧室。
“怎么了?医院有事?”
赵启平从衣柜里随手拽了几件衣服:“连环车祸,值班人手不够。”
谭宗明站起来:“我去开车。”
车刚在医院门口停稳赵启平便拉开门冲了出去,风风火火的背影很快就进了大楼,消失在谭宗明视线里。

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他们在一起六年,很多时候谭宗明都是一个人入睡,把灯关上,在缺失了一半温度的床上躺下再起来,带着完成任务一般的机械感。后来他也就习惯了,不再像最初那样辗转反侧,只能感受到周围冰冷的空气。
赵启平在做完一个漂亮的手术之后会一脸嘚瑟的向他炫耀,跳进他怀里问他我是不是很厉害,有这么一个男朋友是不是很幸福。谭宗明亲吻赵启平嘴唇,告诉他我为你而骄傲。
然后被亲吻的人就会热情的回应。
有时候独处的人会变成赵启平,毕竟谭宗明还有晟煊要打理。他们会在空闲的时候视频聊天,赵启平絮絮叨叨的说今天睡过头差点迟到,叫号系统出了点问题几个患者差点在门口打起来,食堂的饭做得越来越难吃了这样下去不行得带中饭去医院。谭宗明坐在酒店床上看着面前屏幕里的鲜活脸孔,觉得人生不过如此。

碰上没班的周六下午,赵启平会和一些同事一起,去给福利院的孩子做检查。经常随行的有个普外科同事,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穿着各种玩偶服和小朋友转圈圈。
“我从小就特喜欢那种大玩偶,抱着它们就有一种安全感,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我这里了,我什么都不怕。”瘦高的男人微笑着说:“但是我父亲根本不理解,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女孩子才喜欢的东西,男孩子怎么能喜欢这个,把我狠狠骂了一顿。”
赵启平塞给他一只小企鹅。
“后来我再也没对什么玩具表示出喜好,反正对我父母来说,只要好好学习就可以了,别的都不重要。等我考上大学离开家之后,我知道他们再也管不了我了。压抑孩子的天性不是好事,我以后不会这么对待我的孩子。”
他说完之后朝赵启平笑了一下,赵启平帮他把今天的馒头人衣服穿好,然后和他一起冲进孩子堆里。
后来这个同事有了一个女儿,向大家展示照片的时候表情骄傲无比。
那是满满一墙的汽车和恐龙模型,一个小女孩抱着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兵人站在柜子前,笑得开心灿烂。
谭宗明没事的时候也会跟着去,不过他一不会哄人二没有专业技能,只能发挥土豪本色当一个散财童子。赵启平指使他去买了许多生活用品衣服鞋子,再加上各种小蛋糕零食玩具什么的,能装满满一车。
表现好的孩子可以从谭宗明这里领到额外的奖励,如果想要的东西没有还能开出愿望清单,只要是在合理范围之内他都会满足。因为这个缘故谭宗明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很多孩子一看到他来了就会冲上去,颇有几分粉丝见偶像的意思。
这种追星场面上演几次之后,赵启平撺掇几个手工活做得不错的女孩一起搞了个纸王冠准备给谭宗明戴上,上面就写谭大大我爱你一辈子。
女孩子们说这字太多了可能写不下。赵启平手一挥说没事我来写。
结果还真写下了,因为王冠实在是有够大。谭宗明戴上去的时候没照镜子,王冠有点歪,赵启平也不说,就这么直接把所有孩子都叫过来拍照。
照片出来之后赵启平很满意。孩子们围着谭宗明,双手捧脸花痴状看着他,一个个傻气直冒。谭宗明刚刚和几个熊孩子在地上滚了一圈,身上的T恤还带着草屑和泥土,在人群中间笑得见牙不见眼,头发被那个歪歪斜斜的王冠压得塌了一块。
不过那个王冠真的很好看,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上面是龙飞凤舞的九个字,还有一颗心。



抱歉夹带了一点盾铁私货,然后为写得难看再次抱歉_(:з」∠)_



评论 ( 6 )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