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甜饼

不怎么好吃的甜饼

OOC是常态



1.一瓶汽水,两根吸管

阿诚在烤饼干。

牛奶和巧克力口味,各种形状。

忙忙碌碌之后阿诚拎着充满香气的饼干盒出发了。

福利院的小朋友们都很喜欢阿诚哥哥做的饼干,吃了一脸饼干碎。

作为回礼,小朋友会送给阿诚一些自己做的小玩意,比如一架小小的风车,又或者是用橡皮泥捏出来的脑袋似乎有些大的小狮子。

阿诚有一个专门的柜子放它们。

今天阿诚也收到了一袋子礼物,他回到家把袋子放到沙发上,接过明楼递给他的一个苹果。

明楼把小礼物一样一样拣出来,最后拿出一瓶弹珠汽水和两根吸管。

好久没喝了呢。阿诚眼睛眯起来。

明楼打开瓶盖,插进去一根吸管送到阿诚面前。

你不喝吗?

你先喝。

阿诚转转眼珠,把另一根吸管也插了进去。

一起喝嘛,明先生。

明楼碰碰阿诚的额头。

好啊,明先生。



2.相拥入眠

凌远和李熏然刚住到一块儿的时候很是痛苦了一阵。

李熏然睡着了爱踢人,还会抢被子。

有一次凌远刚睡着没多久,小腿上就被狠狠来了一脚,差点要去挂号找赵启平。

至于没有被子盖被冷醒这种事情,嗯,还蛮多次的。

李熏然一开始根本没意识到,谁让他一个人睡了那么多年呢。后来知道了愧疚得不行,寻思着要不分床睡。

凌远不干。

可是不干会被踢诶。

于是凌远想了个办法。

首先换了个超大的床和超大的被子。

然后化身八爪鱼把李熏然搂个死紧。

效果还蛮好的。

反正李熏然被他压得死死的没法动弹。

而能动弹的时候嘛。

还是被凌远压。

没什么差。



3.十指紧扣

最近日子过得太平,皇帝下了朝批奏折都用不了太长时间。

阁主表示很开心。

于是打算带人出去吃吃喝喝,顺便谈一谈恋爱。

皇帝一开始并不是很想去,但是被阁主用清蒸鳜鱼八宝鸭烤鸡鳝丝面等一串佳肴给诱惑着出了宫门。

御膳房大厨哭晕在灶前。


皇帝穿了身白衣,身长玉立,走在街上毫不意外的收获了一票小姑娘的秋波。

还有个大胆的直接撞上来,可惜手还没碰到皇帝的衣服就被阁主拎开了。

开什么玩笑,在外面我都要跟景琰保持距离你还敢来吃他豆腐!

阁主揣着手一脸冷漠。

皇帝扭头看看他,扯了下他衣袖,让他把手放下来。

阁主照做了。

然后皇帝飞快的牵了一下他的手指头。

阁主努力控制住了自己,才不至于当街窜到房檐上去。

你说的是这家酒楼吗?

哎呀我家景琰声音真好听。阁主美滋滋的想。

就是这里,我让人订好座啦,走吧。

小二在前面带路,皇帝和阁主并肩上楼。

他们的袍袖都很宽,也很长,可以遮住很多东西。

比如皇帝被轻轻划过然后紧紧握住的掌心。



4.带着太阳气息的衬衫

黄志雄回到家,钥匙扔进门边柜子上的大碗里。

曲和说过他几次这个习惯,这样很容易忘带钥匙。

但是黄志雄一次都没忘记过,渐渐的曲和也就不说了。

重要的事情黄志雄不会忘。

比如戒酒互助会,比如家里的钥匙,比如曲和的课表和他的生日。

曲和并没有打算怎么庆祝,在家烤一个小蛋糕就可以了。

不过黄志雄还是去买了玫瑰。

就放在桌上,包装得很漂亮,花瓣上带着晶莹的水珠,散发着可爱的香气。

曲和快到家了,黄志雄看看钟,设定好烤箱的时间,进房间换衣服。

衬衫是曲和送给他的,黄志雄扣好扣子,对着镜子把头发抹平。

镜子里的人气色很好,和三年前判若两人。

曲和在门口叫他,帮我拿一下琴。

黄志雄转身去见他的爱人,把琴放好之后给了他一个亲吻。

曲和闭着眼把脸埋在黄志雄肩窝,他拥抱着的人身上有好闻的味道。

太阳的气息。


标题来自于恋爱的犀牛。



5.酒醉后的亲吻

杜见锋其实很怵他大舅子。

偏偏方孟韦又是个资深兄控,为了老婆杜见锋怎么也得和大舅哥搞好关系。

只是方孟敖那个脸,那个表情。

杜见锋很不想承认他腿肚子其实有点抖。

方孟敖也不怎么喜欢他这个,怎么说呢,弟妹是不对的,一看他家小弟就压不住那个姓杜的,可是弟夫这个词又别扭得很。

都不知道要怎么叫他!

方孟敖脸更黑了,把酒瓶往桌上一磕。

你,喝酒。

老白干儿啊。杜见锋是没什么的,方孟韦轻轻叫了一句哥。

没事,我还能把他灌趴下不成。方孟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弟弟。

好吧。方孟韦耸耸肩,安心吃菜。

结果就是两个人都没趴下,但是也就差那么一步之遥。

方孟敖大力拍杜见锋的肩膀,眼睛有点红。

你要是敢对我弟不好,我立马能毙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杜见锋舌头有点大,我对谁不好我也不能对孟韦不好你说是不,他,他是我半条命。

有我就有他。

方孟敖继续拍他肩膀,力道一点没小。

你说过的话,你给我记住喽。

这辈子都不会忘,放心吧大舅子。

你叫我什么?方孟敖眼睛更红了。

杜见锋酒醒了大半,舌头却更硬了。

不是,我不是...

不是了半天也没说出别的词来。

方孟敖看他那样也懒得搭理他,把他往自家弟弟身上一推。

把他带走,我看着烦。

方孟韦抿着嘴笑。

杜见锋基本走不了直线,大半身体都靠在方孟韦身上,腿有点像面条。

方孟韦把他拽到路灯下的长椅上,把他那颗毛茸茸的大头放到自己肩膀上。

半晌杜见锋闷闷的声音传过来,你哥还是不喜欢我。

方孟韦噗哧笑出来,他要是真讨厌你就不会跟你喝酒了。

真的?那我今天没白喝这么多。

头疼吗?

还好,杜见锋揉揉脑袋,就是有点渴。

离家还有段路呢,忍忍好不好。

杜见锋点点头,乖得像只大狗。

方孟韦看着他的脸,杜见锋闭着眼,呼吸声很浅,热热的气息有一部分喷洒在自己脖颈和衣领上,有种安心感。

杜见锋休息够了,坐直了准备起身。

被方孟韦拉了回去。

脸被心爱的人捧住,嘴唇轻轻覆上来。

一个轻柔的吻。



6.一起网购

谭赵这一对我觉得一句话就能搞定→_→

他们一块儿挑了杜X斯,润X剂和各种用品,然后在谭宗明家众多的房间里各来了一发。


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把这个标题留给他们的,走肾组多省事。



评论 ( 4 )
热度 ( 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