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 对比

A

李熏然:“老凌我要吃羊排!”

凌远:“好,回家给你做。”


萧景琰:“蔺晨我要喝鸽子汤。”

蔺晨:“我马上让吉婶炖,再放点红枣枸杞给你补补。”


方孟韦:“老杜我想吃肚包鸡。”

杜见锋:“没问题,这就去菜市场。”


曲和:“志雄我想吃焗蜗牛。”

黄志雄:“正好昨儿换了新烤箱,安心等着。”


赵启平:“老谭我想吃水煮鱼。”

谭宗明:“要不要再来点别的?我刚请了个特级厨师。”



B

明台蹦蹦跳跳的进厨房。

“阿诚哥我想吃红烧肉!”

阿诚手里一把菜刀舞得虎虎生风。

“是大哥叫你来的吧。”

语气肯定,斩钉截铁。

小少爷怂了半边身体:“啊不是,是我自己想吃。”

阿诚眼睛都不抬:“那下个月零花钱——”

明台一溜烟跑远了,扔下一句话:“阿诚哥你最聪明了千万别扣我钱啊我要给曼丽买小裙子的!”

明楼蹭进来,声音委屈。

“阿诚啊,我是真想吃...”

阿诚把菜刀往案板上一剁。

明楼瞬间站直了。

“想吃是吧?”

明楼点点头。

阿诚手往外头一指:“去,去跑步,不跑够十公里不准吃。”

明楼跑了一下午,换来一小碗红烧肉。



A

凌远去英国出差,给李熏然买了好些衬衫风衣。

然后在床上一件件亲手脱掉。


蔺晨有时候会亲自伺候萧景琰沐浴。

反正待会也要重新洗一次。


方孟韦的制服永远笔挺,发型一丝不乱。

在杜见锋面前除外。


黄志雄的手指缓缓向下,一节节抚摸曲和脊柱。

这是他的琴弦。


谭宗明赵启平这两个老司机还用说吗?

飙车飙得好开心的。



B

明楼偷着吃了几口桂花糕和太师饼,还有半块歌剧院。

毁尸灭迹的时候阿诚回来了。

被逮了个正着。

晚上阿诚直接回了二楼,留给明楼一个瘦长的背影。

明楼睡了二十天半张床,洗了二十天的碗,拖了二十天的地。

阿诚终于回楼下了。

明楼又擦了十五天灰,切了十五天水果。

阿诚终于又跟他分享一个被子筒了。

明楼继续当了十天司机,给阿诚打了十天饭。

阿诚终于让他吃了。

然后明秘书第二天请假了。

明长官表示要在家照顾弟弟,也请假一天。

第三天明秘书理所当然顺理成章毫无悬念的继续请假。

明长官终于不饿了。


评论 ( 29 )
热度 ( 3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