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love

其实这只是个PWP,而且我非常不会起文名

两年前随手写的,希望不会太雷

以下正文




洛基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数不清是第几次,他带着一身粘稠的汗意醒来,腿间一片冰冷湿润。
薄被早已被掀到一边,心跳加快,身体燥热,神志却清醒无比。

原本黑暗的寝宫慢慢被幽蓝的光照亮,雪白的天花板上出现影像。
索尔挥着他心爱的锤子在马背上肆意大笑,金色的发丝闪耀着太阳的光辉,披风在他身后翻滚出鲜红的浪花,洛基仿佛能闻到披风带起的花香。

兄弟二人在一起的时光太过悠长,洛基已经不记得他们第一次跨上马背是什么时候,但他能回忆起刚开始学着骑马的时候索尔在他旁边紧张得左转右转生怕他掉下来;他记得每一个阳光灿烂无所事事的午后,索尔带着他在长满青草的山坡上躺下,分享同一瓶蜂蜜酒;他也记得索尔被他的恶作剧捉弄过之后的窘态和把戏被拆穿之后索尔揉乱他头发的大手。
洛基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柔软的床单里。

他爱索尔。
可他们是兄弟。



不管什么时候索尔看起来都是快乐的,训练时痛快的挥洒汗水,狩猎时飒爽的姿态,喝酒时大口的豪迈,还有面对弟弟时从来不掩饰的宠爱。
对,那只是宠爱。

洛基有时候会对自己发脾气,他甚至会在无人的寝宫里造出分身,让另一个他承受自己所能想出来最尖刻的辱骂和最恶毒的诅咒。
你竟然会爱上自己的亲哥哥。

多么病态。



即使是神,也有无能无力的时候。



于是洛基决定放纵自己一次。

他动了动手指,眼前出现的镜像告诉他索尔正在熟睡。
雷神即使是在睡梦中也依旧不那么文雅,被子仅仅盖住了他的肚子,剩下很大一部分都掉在了地毯上,裸露的胳膊和大腿线条干净优美。他金色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在蜡烛的照耀下映出温柔的光。
洛基的目光缓慢的,一点一点的,扫过索尔的每一寸,他的额头,他的眼睛,他的嘴唇,和他上下起伏的腹部。
呼吸开始变得粗重,暧昧暗涌。

洛基的下体肿胀,嘴唇湿润,他在墨绿色的床单上蜷起身子,手指在胸口来回游移。他不可抑制的想起索尔那因为握住锤子而长起的老茧,想起粗糙的手指在抚摸自己脖子时带起的直击脑部的电流。
于是洛基的手起了变化,变成了索尔的手,比他自己大得多的,带着老茧的手。
洛基放肆的让索尔的手在自己身上来回抚摸,嘴唇,锁骨和乳头,沉浸在战栗的满足里,此刻他被背德的禁忌和刺激完全包绕,无法自拔。
当他的下体被索尔的手包住的时候洛基无法压抑住自己的呻吟,那一声从身体深处迸发的,长长的呻吟,仿佛有了生命力一般长久的充盈着整个房间。洛基能感觉到他哥哥手部的每一个细微之处,这些细微之处带着魔法,比他自己所掌握的,棒得多的魔法,在他下体上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洛基很想尽量控制自己的速度,但是在他的手变成他哥哥的之后,似乎就不再受他控制,丝毫不理主人对它发出的命令,而是快速的,无甚技巧的,就像索尔这个人一样,但是这也意味着洛基完全可以认为这的确是他哥在对他进行爱抚,实实在在的,千真万确的,索尔的爱抚。
带着这种感觉射出来的时候,洛基知道他完全的堕落了。


罪恶有时候会披着华丽的外衣,散发出甜蜜的香气。


洛基越来越不能克制自己,几乎每个夜晚他都会放纵的沉溺在欲望里,在设下魔法屏障的房间里大声喊出索尔的名字,然后在剧烈的高潮之后陷入深深的愧疚和自我厌恶。
他也越来越无法面对索尔,那个如阳光一般温暖可亲的兄长,他无法在对哥哥罪恶的意淫之后还能泰然自若的和索尔一起继续以往的嬉笑打闹。
于是他谎称自己要钻研更深层的魔法,远离了索尔的视线。

可是他渐渐的再也不能满足于一个人望着兄长的影像孤独的自渎,即便有索尔的手。他渴望能在真实的索尔身边,依偎在他温热的肉体旁,被索尔的气息包围。

洛基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也许在下一个夜晚他就会不计后果的冲进索尔的寝宫,吻住他哥哥的嘴唇,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多渴求他的爱。



又一次,洛基从高潮的眩晕中慢慢平静下来,空气中充斥着暧昧粘腻的气息,他用双手捂住脸,过了许久才站起来沐浴。

温暖的池水包裹住洛基,他靠在池边,眼睑轻阖,疲倦的身体一点点舒展开,柑橘的清香若有似无。
突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打破了宁静。
洛基睁开眼睛就发现索尔站在他面前。

时间仿佛在他们周围凝住了,洛基的身体有一瞬间完全僵直,但他立即就恢复了平静。

我不知道你还有和兄弟共浴的爱好,哥哥。
索尔咧嘴笑起来,看来你忘记了我们很多美好的时光,弟弟。
洛基的心突然快速的跳动起来,不过声音还是很稳。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洛基不动声色,我亲爱的哥哥,我想你应该不仅仅是来和我重温小时候的旧时光的。
说得对。索尔牵起洛基的手,带他走上岸。

你不打算对我解释一下吗?索尔指着狼藉的大床。
洛基的脸立刻红了,这和你没关系索尔。
下一秒他就被索尔按在墙上,湿热的呼吸落在他脸上。
我亲爱的弟弟想着我的样子自渎,这和我没关系吗洛基?
洛基的肤色由红变为苍白。这不可能,我明明对房间设了魔法,你不可能知道。
哦,没什么不可能,阿斯嘉德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魔法。
索尔按住了突然暴躁起来的洛基,放心,这里发生的事情只有我知道,我只是学会了一条小小的咒语。他的食指轻轻碰上洛基的嘴唇,来回抚摸。
我根本就不相信你说的话,练习魔法?你应该知道你在说起魔法的时候,我是说,真正的魔法练习的时候,你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这样的表情我看了太多太多次,永远不会认错。
而你那天跟我说你要研究魔法,那是个我从来都没见过的样子,然后我就再也看不到你的脸。

索尔的眼睛颜色开始变暗,我不会允许你呆在我看不见你的地方,于是我去学了一条咒语,可以让我知道你在干什么的咒语,这真的不难,洛基。
说完索尔就吻住了洛基的嘴唇。

洛基的脑子发热,浑身瘫软,他躺在墨绿色的床单上,在索尔的身下轻轻扭动,他哥哥的嘴唇和手指比他想象的还要火热,所到之处无不燃烧着情欲的火焰。
他们汗水淋漓的交缠在一起,洛基的身体柔韧有力,此刻为索尔完全打开。
索尔的手指滑进洛基体内的时候洛基拽紧了身下的床单,索尔安慰的吻了吻他的锁骨。
被进入的时候洛基不可抑制的颤抖,把自己贴向哥哥,用力抱住索尔宽厚的背。索尔温柔的拉下洛基的双手,与之十指交缠,低头在洛基的颈侧吮出一个鲜艳的吻痕。
洛基的身体随着索尔抽插的频率而摆动,他一向苍白的皮肤已经转变为淡淡的红色,挺立的下体在二人身体间被不断摩擦,渗出晶莹的液体,把他们的腹部弄得濡湿一片,他很想伸手去抚慰一下自己可怜的欲望,身后被索尔撞击而得的快感不断累积,迫切的需要一个出口。可他的手被哥哥扣得死紧,丝毫不能动弹。
哥哥...洛基望进索尔的蓝眼,让我...
不。索尔摇摇头,不能碰,你这么不乖,应该受到惩罚。
下一秒洛基就被戳刺得尖叫出声,索尔重重的撞击在他体内的那一点上,带来销魂蚀骨的快感,大量的液体从洛基下体涌出,他开始啜泣。
索尔的舌头立刻就舔去了他的泪水,太阳穴被不断的亲吻。
别哭,我在这里。索尔轻轻咬住洛基的耳垂,用与他抽插频率完全不相符的温柔,缓慢的摩擦。
洛基扬起下巴,难耐的喘息,被撞击的强烈快感和前端不能被抚慰的双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他颤抖着,双腿缠上索尔的背。
索尔被洛基的举动撩拨得情难自制,他抱起洛基,让弟弟攀在他身上,用力向上撞击。洛基感到索尔在他体内埋得更深,这让他的腰酸软无力,只能呜咽着搂紧哥哥,贴上索尔的嘴唇。

高潮在索尔的一个大力挺腰之后到来,洛基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那一瞬间的快感太过剧烈,以至于洛基以为他会就这么死在索尔的怀里。

把洛基抱到水池里清洗过后,索尔在床上躺下,从背后抱住他心爱的弟弟。
洛基。索尔亲了亲他的头顶,我爱你,不要再呆在我看不见你的地方。
洛基沉默着向后,窝进哥哥的怀里。


END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