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谭赵]The fragments of life

假定这是一个没有性向歧视的世界

赵启平快步跑到谭宗明身边,带着头上细密汗珠和两条脏兮兮的裤腿,长舒了一口气。
120闪着红灯风驰电掣的开走了,谭宗明掏出纸巾给身边人擦汗,不远处围观路人的手机传来快门声。
“待会你就能上微博,帅气医生当街施救什么的。”赵启平从他男朋友手中接过纸团扔进垃圾桶,“夸我帅就行,别的都是浮云。”
谭宗明揉揉他头发。
“走吧,回家。”

今天过得其实并没有很轻松,连着两台双侧膝关节置换术加上病程记录手术报告,赵启平体内的发条走得飞快,频率稳定一丝不乱。谭宗明来接他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人对着电脑正敲下最后一个字。
“时间刚刚好。”赵启平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向谭宗明。
“生煎?”
“嗯。”谭宗明把手...

[楼诚][楼诚衍生]甜饼

不怎么好吃的甜饼

OOC是常态


1.一瓶汽水,两根吸管

阿诚在烤饼干。

牛奶和巧克力口味,各种形状。

忙忙碌碌之后阿诚拎着充满香气的饼干盒出发了。

福利院的小朋友们都很喜欢阿诚哥哥做的饼干,吃了一脸饼干碎。

作为回礼,小朋友会送给阿诚一些自己做的小玩意,比如一架小小的风车,又或者是用橡皮泥捏出来的脑袋似乎有些大的小狮子。

阿诚有一个专门的柜子放它们。

今天阿诚也收到了一袋子礼物,他回到家把袋子放到沙发上,接过明楼递给他的一个苹果。

明楼把小礼物一样一样拣出来,最后拿出一瓶弹珠汽水和两根吸管。

好久没喝了呢。阿诚眼睛眯起来。

明楼打开瓶盖,插进去一根吸管送到阿诚面...

[楼诚][楼诚衍生] 对比

A

李熏然:“老凌我要吃羊排!”

凌远:“好,回家给你做。”


萧景琰:“蔺晨我要喝鸽子汤。”

蔺晨:“我马上让吉婶炖,再放点红枣枸杞给你补补。”


方孟韦:“老杜我想吃肚包鸡。”

杜见锋:“没问题,这就去菜市场。”


曲和:“志雄我想吃焗蜗牛。”

黄志雄:“正好昨儿换了新烤箱,安心等着。”


赵启平:“老谭我想吃水煮鱼。”

谭宗明:“要不要再来点别的?我刚请了个特级厨师。”


B

明台蹦蹦跳跳的进厨房。

“阿诚哥我想吃红烧肉!”

阿诚手里一把菜刀舞得虎虎生风。

“是大哥叫你来的吧。”

语气肯定,斩钉截铁。

小少爷怂了半边身体:“啊不是,是我自己...

乱炖3

1
宫羽姑娘回了江左盟,纪王爷在家闲得发慌,干脆拍拍屁股上琅琊阁当起了学徒。
三年之后学成归来。
业务纯熟消息灵通守口如瓶好评无数。
牢牢占据琅琊榜包打听第二名不动摇。
人送外号大梁第一的嘴严殿下。

2
安迪把谭宗明介绍给赵启平。
谭宗明表示只要小赵医生来化缘,一切好说。
他有很多很多很多个一百块。
想怎么变节都行。

3
曲筱绡像斗牛一样来找谭宗明单挑。
赵医生是我的!
谭宗明瞟了她一眼,向她扔了一大包猪肉卷和一个安迪。
曲筱绡稳稳的接住了猪肉卷和安迪,兴高采烈的走了。

4
谭宗明听到了安迪打电话说樊胜美的事。
出于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去查了查。
后来樊胜美她哥的腿就断了。
还天天做梦被一个面目模糊的胖子拿枪指着头,另一个戴墨镜发际线...

乱炖2

今天是欢乐颂主场


1

赵启平曲筱绡关雎尔成功的让有情人变成了兄妹。

而安迪和小明负责让有情人变成姐弟。


2

谭宗明客厅墙上多了一幅巨型照片。

一只熊猫落寞的背影。

老严问他为什么要放这个。

谭宗明抱着双手,语气幽幽。

因为,有一种熟悉感。


3

邱莹莹感慨为什么没有一个帅哥来泡她,然后做梦梦见了一个姓顾的男人。

第二天她上班拖地的时候摔了一跤。

抬头看见一只手。

那只手的主人跟她梦见的一模一样。

你没事吧?

没事。邱莹莹嘿嘿一笑,心脏砰砰跳。

没事就好。

男人突然把脸一板。

你把水桶打翻到我身上了!辣鸡员工赔我干洗费!

邱莹莹被口水喷了一脸。...

乱炖

1
小王爷你怎么了,如此闷闷不乐。
我看上了个姑娘。
那好啊,赶紧提亲去。
小王爷一头栽在桌子上,好什么呀她看上的是我姐。

2
现在世道不好混,消费高工资低,民立中学的金老师打算找个兼职。
然后碰到了明大公子。
两人双双面试成功,一人一天轮流挖土。
虽说工作脏了点累了点但是伙食还不错。
粽子和黑驴蹄子管够。

3
谭宗明是个老饕。
但有几样东西他坚决不碰。
鸽子,蛇。

另外他坚称对蜂蜜过敏。

4
安迪对赵启平一直都没有好脸色。
赵启平完全搞不懂这是为什么。
我是抢了她男朋友还是撬了她女朋友?
赵医生脑子有点不太能转,于是去买了十斤核桃。
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5
安迪不开心的时候谭宗明会变一枝玫瑰给她。
插在青瓷瓶子里。

6
曲筱绡带赵启平...

[蔺靖]段子

皇帝每次看阁主舞剑都会饿,特别想吃东西。
尤其是芝麻汤圆和鸽子汤。

没有什么矛盾是滚一次床单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加上一杯情丝绕。

皇帝其实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蔺晨不束发,大概是因为比较潇洒?
后来有一回飞流趁他睡着了给他挽了个发髻,皇帝一瞬间就懂了。

西方来了一个使团,奇装异服吸人眼球。
皇帝命人照着样子做了一套给蔺晨穿上,然后大家惊讶的发现原来阁主腰不粗腿不短,纷纷表示我们也要。
皇帝大手一挥你们自己写信订购,店名叫金士曼。
在哪儿啊?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其实那套衣服跟阁主的发型不搭,皇帝把琅琊榜上排名前十的设计师打包丢进小黑屋关了半个月,最后做出来一顶假发。
阁主往头上一套。
卡住了。
尺寸略小。
阁主气...

炖肉练习

即使把肉放图片里也被吞了......该死的lo

而且锤子便签到现在还在更新维护系统,辣鸡软件!!!

所以只好跑去袖底注册发文了......


http://www.gcslash.com/thread-4591-1-1.html


[凌李]cry,tear and love

嗯,起名废

OOC和雷的极致

慎入啊

看了开头要是接受不了赶紧点叉还是来得及的


凌远在床上有一个怪癖,他喜欢把李熏然弄哭。

说他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好,说他是有点施虐狂也好,总之眼角湿红眼泪汪汪的李熏然实在美味得没法形容。

其实一开始凌远不是这样的。

他在床上总是温柔细致,会照顾伴侣的感受,体贴的亲吻对方柔软的嘴唇和皮肤,然后看着身下人颤栗的脸庞,觉得很是满足。

这种状态在他和李熏然滚到一起去之后开始慢慢打破。

身为一个人民警察,李熏然在工作上的的表现一直都很坚韧强硬,凌远纵然知道这人私底下其实就是个大孩子,但也没想到他爱哭。

哦不对,是泪点低。

那是一个他俩难...

[蔺靖]无脑小段子(三)

7

不知道为什么,蔺晨捡回来的生物都不粘他。

比如飞流。

比如聚顶。

大概是先天不太足,聚顶个头一直不大,它最喜欢干的事情之一就是跐溜跳上皇帝的膝头然后往人衣服里面爬。

露个小脑袋,舒服得眯眼睛。

左右不过一只猫,皇帝也由着它。

蔺晨看不下去,把聚顶拎出来。

三花儿的爪子紧紧抓住皇帝领口,喵得凄惨无比。

然后皇帝就会瞪蔺晨一眼,把聚顶放回去。

蔺晨眼睛都绿了。

他觉得聚顶有张飞流的脸。


8

皇帝做了个噩梦。

梦见海藻缠身呼吸困难。

一只胖头鱼还要吃了他。

好容易睁开眼,皇帝喘了好几口气,打算起来喝口水压压惊。

结果发现自己没法动。

扭头一看蔺晨披头散发把...

1 / 2